手机APP微博二维码

统一战线在鲁南

2015-05-29 20:41:00来源:大众网作者:

  统一战线在鲁南

  李维民

  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取得中国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山东党组织积极发动各界抗日群众,组建人民抗日武装。在鲁南地区,组成了人民抗日义勇队第一总队。1939年9月,八路军115师师部率686团抵达抱犊崮山区后,打开了鲁南抗日斗争的新局面。在创建以抱犊崮为中心的鲁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中,共产党和八路军坚定正确地贯彻执行统一战线政策,是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对国民党军队采取既团结又斗争的方针

  七七事变后,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各地中共组织,利用各种合法的形式,发动群众,组建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10月,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特委书记郭子化,到徐州会见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经协商,李宗仁表示同意各党派共同抗日,并欢迎郭子化代表我方在徐州设立办事处。郭子化还与第五战区游击总指挥、徐州专员李明扬和山东第三区(临沂)专员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张里元,建立了较好的统战关系,为我党在鲁南地区发动群众、组建抗日武装创造了有利条件。1938年3月,郭子化和张光中从李明扬处争取到人民抗日义勇队的番号,组建起一支100余人的队伍。5月下旬,特委在枣庄墓山附近的老古泉村召开扩大会议,决定将沛县、滕县、峄县三县抗日武装合编为人民抗日义勇队,后称第一总队,张光中任总队长,何一萍任政委,下设三个大队,后来发展到1000余人。这是由共产党在鲁南地区直接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也是贯彻执行统一战线政策的一个成果。部队组建后,积极出动,伏击日军,在三峰山伏击战中,击毁敌军车8辆,毙伤日军七八十人。我军给李明扬写了战斗报告,还送去缴获的一把日本军刀和一面日本旗,李明扬回信鼓励,并给了1000块银元。

  1938年6月,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原山东省委)书记郭洪涛,率领省委机关大部和四支队二团、三团及山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南下滕县,支援曾受顽固派申宪武部围攻的第一总队,同时探索开辟抱犊崮山区抗日根据地的途径。经过7昼夜连续20余次战斗,先后攻克申宪武部之冯卯、高庄等村,击毙顽军200余人,伤150余人。在这次反顽斗争中, 由于没能很好地执行党的统战政策,打击面过宽,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抄了申宪武的家,没收了他的全部财产,因而引起地方实力派恐慌,原来与我有统战关系的当地士绅,都怕被我军消灭,转而支持和援助申宪武,威胁我军侧背,并与国民党复兴社分子、游击第三支队梁继陆勾结,乘机向我军进逼。许多群众也不敢接近我们,我军兵员、给养难以补充。在这种情况下,省委决定,省委机关和四支队等部回师鲁中,第一总队向抱犊崮东部转移。这时,张里元尚与我部保持统战关系,并给予协助。1938年9月,经省委批准,为解决部队供给的困难,在不改变部队建制,不干涉部队人事安排,保持部队独立活动的前提下,人民抗日义勇队第一总队改用张里元第三区保安司令部直辖四团的番号,1939年4月又改称张里元部第二旅第十九团,仍由张光中任团长,李乐平任政委,实际上属于八路军山东纵队指挥,在中共地方组织领导下,进行创建鲁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1939年9月,陈光、罗荣桓率115师师部和686团进入鲁南地区后,第一总队正式整编为苏鲁支队,归115师指挥。

  在115师进入鲁南之前,国民党鲁苏战区总司令于学忠就率51军、57军进入山东,其57军112师驻在鲁南。早在1939年4月26日,罗荣桓在泰西时,就在师直属队的干部会议上指出:“于学忠到鲁南,统一战线的形势可能会好些。我们应很好地巩固与东北军及同盟者的团结。”1940年1月6日,罗荣桓在大炉作关于创建抱犊崮山区抗日根据地的报告时,明确提出与东北军协同作战的方针,并与东北军建立了电台联络。由徐向前、朱瑞率领的八路军第一纵队到达山东后,积极开展与东北军的统战工作,徐向前、黎玉曾亲去于学忠部进行联络。当时,112师的师部就驻在离115师驻地大炉只有12里路的石河官庄。师长霍守义对共产党的态度比较友好,在这个师里还有秘密的中共工委。这个师的667团团长万毅是中共秘密党员。罗荣桓受中共山东分局委托,指导这个工委的工作。工委负责人谷牧、李欣,曾到115师向罗荣桓汇报112师的情况。罗荣桓也派参谋处长王秉璋、联络科长靳怀刚,公开到112师去做联络霍守义的工作。靳怀刚的父亲靳云鹗,曾经当过吴佩孚的副司令和河南省长,同于学忠有袍泽之谊。他的伯父靳云鹏当过北洋政府的国务总理,同张作霖是儿女亲家。霍守义是张作霖的老部下,早就认识靳怀刚,称他为“老弟”。为了便于做联络工作,罗荣桓还任命靳怀刚为115师后方政治部主任。

  在与东北军的统战工作中,罗荣桓坚持既团结又斗争的方针。他指出:搞统战不是拍人家的马屁,而失掉自己的立场,对于反共顽固势力的挑衅,必须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也是东北军出身的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与于学忠、霍守义不同,死心塌地投靠蒋介石、坚决反对共产党和八路军,经常挑衅,制造磨擦。1939年12月28日,沈鸿烈任命的费县县长李长胜,在应邀去费县官里庄参加临郯费峄四县边联农民自卫团开会时,命令自卫团架起枪支,排队集合,然后指使部下开枪,当场打死自卫团干部和团员6人,打伤20余人,成为震惊鲁南的“官里庄惨案”。

  李长胜的后台不仅是沈鸿烈,他还是反动的57军军长缪征流的外甥。李长胜的县政府在霍守义管辖的地盘内,鲁南地委和四县边联领导人向罗荣桓汇报官里庄惨案的情况时,罗荣桓指示说:“你们要抓住这个事件,首先组织群众到霍守义的驻地游行示威,要求霍守义严惩杀人凶手。”霍守义也觉得这件事李长胜做得不对,他不想得罪他的上司缪征流,但也不敢支持李长胜。霍守义派人接见了示威群众,表示要调查此事,并要向死难者发放抚恤、丧葬费。群众的示威和请愿,使李长胜破坏团结、破坏抗日的罪行有目共睹,成为众矢之的,我们在政治上取得了主动。地委根据罗荣桓的指示,成立了前敌委员会,调动24个农民自卫团,兵分5路,把李长胜的县政府盘踞的崮口包围起来。罗荣桓一方面鼓励自卫团坚定信心,持久围困,不要硬打硬拼;一方面派靳怀刚继续去霍守义那里做疏通工作。霍守义一直按兵不动,李长胜支持不住,在一个夜晚狼狈逃跑。我军收复了崮口,建立了费县抗日民主政府。

  积极团结和争取鲁南地方实力派抗日武装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鲁南各地出现的各种名目的“司令”多如牛毛,但真心抗日、与共产党友好的则屈指可数。抱犊崮山下大炉一带的开明士绅万春圃,人称“万三爷”。他为人豪爽,讲究义气。九·一八事变后,他的长子万国华、管家杨春茂和杨清如等先后加入共产党,万春圃也同共产党有了联系。1937年9月,万春圃经与张里元交涉,在共产党的帮助下,在抱犊崮以恢复联庄会名义,建立起一支抗日武装。1939年张光中率人民抗日义勇队第一总队转移到抱犊崮山区后,万春圃的这支部队编为第一总队的第二大队。同年9月,陈光、罗荣桓率115师师部到达大炉后,万春圃设全羊席盛情接待陈、罗,并诚邀陈、罗住在他家中。万春圃常常到罗荣桓的房间去,听罗荣桓讲国内形势和八路军的历史和传统。万春圃看到罗荣桓和战士一样,穿的是几乎褪成白色的军装,盖的是打了补钉的被子,吃的是高梁煎饼就咸菜,觉得过意不去,便吩咐他夫人炒了一盘辣子鸡丁,让勤务员王立志给罗政委送去。罗荣桓开始认为是炊事班改善生活,动了两筷子,又觉得不对劲,向小王问明了原委,立即叫夫人林月琴拿出钱来叫小王送去。这件对八路军来说是十分平常的事,却使万春圃一家十分感动。万春圃说:“俺活了50多岁了,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官长,这样的军队,真是仁义之师啊!”

  万春圃从同罗荣桓和八路军指战员的接触中,和共产党的感情更加亲近了。国民党顽固派曾扣押他的小儿子和女儿作人质,要拉他到国民党那边去。他说:“我儿子、闺女宁可不要了,也要跟着共产党走!”他把自己经营了多年,有几百条枪,并有机关枪和迫击炮装备的部队,完全交给八路军指挥。1940年3月22日,万春圃的四县边联武装和苍山游击大队正式合编为八路军临(沂)郯(城)费(县)峄(县)四县边联支队,万春圃被任命为支队长。后来万春圃还担任了鲁南军区副司令员。

  八路军积极团结和争取的,还有孔昭同的部队。孔昭同是滕县人,曾在北洋军当过中将师长。北伐战争后,他卸甲回乡,开药店、办学堂,济世育人。1938年初,日军占领济南后继续南下,滕县告急,滕县城里有些土豪劣绅怂恿他出面组织维持会,他说:“我上街卖拳要饭去,也不能当汉奸!”

  孔昭同曾与在阎锡山部队当过军长的杨士元组织过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军,杨任司令,孔任副司令。1938年3月,在日军进攻滕县时,孔昭同的两个儿子孔宪尧、孔宪纲遭日军飞机轰炸遇难,抗日自卫军不久也被日军击溃。失败反而更坚定了孔昭同的抗日决心。他变卖家产,充作重组军队的经费,同时身披写着“上尽国忠,下报家仇”的黄缎带,在鲁南山区奔走呼号,又把抗日的队伍组织起来。1938年夏天,国民党第十集团军司令石友三驻在鲁南,兼任鲁南行政长官,当时共产党还派了干部在石部做统战工作,孔昭同是石友三的结拜兄弟,便接受了石部整编第六师的番号,活动于抱犊崮西北的滕县、邹县、泗水、费县之间。年底,石友三接受蒋介石的诱惑,排除共产党,将部队调往河北。孔昭同毅然与石友三分道扬镳,拒绝北上,坚持在家乡抗战。

  1939年115师进驻鲁南后,孔昭同立即委派他的亲戚、山东教育界知名人士彭畏三前去联络。罗荣桓在大炉按当地习惯摆了十大碗,热情款待彭畏三,向他阐明共产党的统战政策。彭畏三转达孔昭同对共产党坚持抗日的钦佩和对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反感。罗荣桓请彭畏三转告孔昭同,孔师与八路军合作抗日,可保持原来的番号,继续在原地区活动,双方加强联系,增进了解。彭畏三提出,孔昭同希望八路军派一位政工干部去孔师做政治部主任,罗荣桓选派特务营教导员黄玉昆随彭畏三去孔师工作。黄玉昆到孔师后,宣传八路军的抗日主张,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优良传统,帮助孔昭同整顿部队,克服旧军队的恶习,改善官兵和军民关系,为改造这支部队创造条件。

  经过一段工作后,孔昭同毅然决定,与国民党割断联系,郑重要求接受共产党、八路军领导。经八路军总部(简称集总)批准,孔昭同被正式任命为八路军第115师曲(阜)泗(水)邹(县)滕(县)费(县)五县游击司令。彭畏三被115师聘为高级参议。孔昭同亲率部队,到115师驻地接受整编。115师召开了隆重的欢迎会,宴请孔昭同和他的部属。陈光、罗荣桓检阅了孔昭同部队,还给他们补充了弹药和服装。1940年11月,孔昭同因病逝世。陈光、罗荣桓、萧华联名送了挽联,颂扬孔昭同热爱真理,为民族为国家英勇奋斗的高尚品德。

  热情欢迎和重用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

  鲁南地区的党组织,最早是以郭子化为书记的苏鲁豫皖边区特委。在组建人民抗日义勇队期间,边区特委就团结争取了一批爱国抗日的知识分子。当时,有小鲁南和大鲁南之说。小鲁南是指以抱犊崮为中心的曲、泗、邹、滕、临、郯、费、峄这一片山区;大鲁南是泛指胶济铁路以南、津浦铁路以东地区。1940年6月,在费县南部七里河南山的臼子峪召开的鲁南抗日人民代表大会,是在小鲁南地区。这次大会选举彭畏三为鲁南参议会参议长。抗战期间先后组成的统战组织鲁南抗敌工作团、鲁南民众总动员委员会、鲁南国民抗敌协会,则是既包括小鲁南,又涉及大鲁南的组织。

  陈光(左2)、罗荣桓(左4)、陈士榘(左1)与鲁南参议会参议长彭畏三合影

  鲁南抗敌工作团和鲁南民众总动员委员会,是中共山东省委和当时在石友三部工作的中共山东联络局书记张友渔,团结广大爱国进步知识分子组成的统战组织。其中最著名的民主人士,是曾为清末秀才又曾留学日本的教育家范明枢。他从1920年起担任曲阜省立二师校长七八年,在山东影响很广,桃李满天下。1932年,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曾以“进行赤化宣传”、“共党嫌疑”的罪名将他逮捕,后被冯玉祥将军营救出狱,并拜他为师,还请他为泰山周围的穷苦子弟创办了15处武训小学。七七事变后,范明枢先在泰安组织泰安抗敌后援会,接着组建泰安人民抗敌自卫军,这支武装后来参加了著名的徂徕山起义。他以72岁高龄,不辞辛苦,不避艰险,四处奔波,做宣传鼓动、组织群众等工作。他用巨幅白布,请人绘制抗日宣传图画,固定在独轮车上,载着简单的行李,走村串户,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介绍组织行动起来的方式方法,获得广泛积极的反响。

  积极参加抗战的另一位著名民主人士,是早年于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参加过五四运动和三·一八运动的李澄之,他曾被国民党开除,为共产党做过情报工作。七七事变后,他到武汉找党联系,转到山东敌后工作。1938年初,他以国民政府教育部督导员的公开身份回到山东,与中共山东省委和张友渔建立了联系。利用国民党的经费,在蒙阴县坡里镇创办了山东省立第四联合中学,主要招收从敌占城市中流亡的青年学生,实行战时体制,教育培养抗日人才。学校的教职员工,都是积极抗战的知识分子。教务主任彭畏三,是李澄之在北师大的同学,他在省立七中当校长时,曾支持和掩护共产党员刘顺元在校内从事革命活动。总务主任先是毕业于北京大学的耿光波,后是曾就读于山东大学的杨云阶。四联中聘请的教员,以范明枢为首,大都是鲁南抗敌工作团、鲁南民众总动员委员会的成员,他们一面工作,一面教书。山东文化教育界的著名人士亓养斋、陶钝、田佩之、张立吾、冯基平、路雨亭等一大批革命的知识分子,都在这个学校任教,使四联中成为坚持抗战的堡垒。

  积极反共的沈鸿烈的国民党山东省政府,转移到沂水县东里店后,了解到四联中的真相,大动肝火,以停发经费相威胁,勒令停办这所生气勃勃的战时中学,还勒令撤销鲁南抗敌工作团和鲁南群众总动员委员会,另成立组织拉拢李澄之等参加。李澄之向中共中央山东分局汇报了这一情况,在山东分局支持下,毅然决定与沈鸿烈决裂,于1939年7月,在山东分局驻地沂水大诸葛镇附近的刘家河北村,成立了鲁南国民抗敌协会(简称抗协),除四联中同志外,还邀请了既是著名律师又是著名中医,早年参加过反军阀斗争,七七事变后从北平回乡担任沂水县民众总动员委员会和沂水县行政委员会主任的刘民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并在北京大学任教,七七事变后担任莱芜县长的梁竹航;早年就读于青岛大学,毕业于江苏省立无锡教育学院,长期致力于农村民众教育,七七事变后从上海回来参加抗日工作的杨希文;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与梁漱溟搞乡村建设的张伯秋;曾留学法国与周恩来等相识的孙鸣岗;曾经熊十力推荐在南京中央大学哲学系工作,1939年115师攻克郯城码头后出任郯城民众总动员委员会主任的高赞非等,他们原先就参与或领导鲁南抗敌自卫团和鲁南群众总动员委员会的工作,也是抗协的领导人。四联中的全体学生,都参加了抗协;在各个地区,还成立了抗协的分会部。不久之后,抗协组织发展的一些地方武装,组成抗敌自卫军,由梁竹航任司令员,李澄之任政委(对外称政治部主任)。

  抗协和抗敌自卫军,都是在共产党和八路军的统一领导之下。原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黎玉,山东分局书记郭洪涛,和1939年6月底抵达山东的徐向前、朱瑞率领的八路军第一纵队,都给抗协和抗敌自卫军积极的支持。朱瑞接任山东分局书记后,经常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到抗协去,和大家谈形势,谈工作,谈学习,也谈生活,发现抗协有什么困难,及时帮助解决。115师陈光、罗荣桓、萧华也多次热情接见抗协的负责同志。1940年11月,抗协负责人彭畏三和高赞非,向罗荣桓等汇报了抗协和抗敌自卫军的工作情况后,陈光、罗荣桓、萧华于11月19日致电各部队,并报集总和中央。电报说:“关于山东抗敌协会组织我予以极力赞助发展,务使领导权完全落在进步分子与我同情者手里,并加强党在内部的核心作用。这一组织主要是以小资产阶级为骨干,团结大多数中间阶层,坚持抗日独立战争。尤当目前严重投降危险与可能爆发大规模内战形势之下,具有重大意义。”对于抗敌自卫军,电报说:“‘抗协’要组织自卫武装,须帮助掌握武装,注意供给干部。……对于同盟者武装,通过‘抗协’组织形式,加强争取工作,不强调为八路军。”

  抗敌自卫军的领导班子,是由‘抗协’成员和部分共产党员共同组成的,政治工作以共产党员为核心负责进行;军事行动由八路军统一指挥。抗敌自卫军曾配合八路军115师和山东纵队部队,参加收复青舵寺、葛沟、海头和攻占赣榆城等战斗。

  1940年7-8月间,山东省召开各界人民代表参加的联合大会。选举产生了具有立法权力的山东省临时参议会和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即共产党领导的省政府,简称战工会,1945年抗战胜利后改为山东省政府)。‘抗协’的主要领导人,都参加了参议会和战工会的工作。范明枢当选为参议长,刘民生是副议长;李澄之、梁竹航、杨希文、耿光波、张伯秋、田佩之、孙鸣岗、张立吾等都被选为战工会委员或参议会驻会议员。李澄之后任战工会副主任委员,其它同志分别担任军事、政治、教育、财经、司法等方面的负责人,他们为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和文化经济建设,做出了许多重要贡献。经过战争年代的长期考验,范明枢、李澄之、杨希文、彭畏三、梁竹航、孙鸣岗、田佩之、耿光波、张立吾、高赞非等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党的中高级干部。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魏鹏